2018年3月

[中船集团称未得到任何有关合并事项的通知]中国船舶晚间公告,近日,有媒体报道了等内容,公司就报道内容进行了核查,并向本公司控股股东中船集团进行了专项函询。中船集团称未得到任何有关合并事项的通知,就此事项也无任何应披露而未披露的信息。

参考消息网3月27日报道 据以色列《国土报》网站3月25日报道称,美国总统特朗普20日热情地欢迎沙特阿拉伯位高权重的王储穆罕默德·本·萨勒曼,并称赞美国向沙特出售防务产品有利于提升美国的就业机会。然而,在特朗普列举美国向沙特出售的武器数量时,这位王储看起来非常不安。

并排坐在椭圆形办公室里,特朗普手持展板向记者展示沙特采购的美国军事装备的范围之广,从军舰到导弹防御系统,再到飞机和战车。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(CNN)称,这一公关表演令萨勒曼感到自己被特朗普羞辱了。

图为沙特阿拉伯王储穆罕默德·本·萨勒曼图为沙特阿拉伯王储穆罕默德·本·萨勒曼

消息人士告诉美媒记者,沙特王储“没有想到这些巨大的牌子在他鼻子底下被公然晃来晃去,上面详细列出了金额巨大的商业交易”。

当时,特朗普对记者们说:“沙特阿拉伯是一个非常富裕的国家,它将把这些财富的一部分给予美国——以提供就业岗位的形式,以购买世界上最尖端军事装备的形式。”当特朗普列举美国向沙特出售的武器时——“8.8亿美元……6.45亿美元……60亿美元……这是买的军舰”——王储显得十分不自在。

原标题:印尼贫困农村河水受污染 村妇日游4千米只为取净水

法新社图法新社图

[环球网综合报道]据“法国24小时”新闻电视台3月22日援引法新社报道,为了让自己所在的苏拉威西岛上的社区得到干净的水源,印度尼西亚妇女哈希里亚(Mama Hasria)和其她当地村妇每天都要背着200个空的便捷壶逆流而上,游至上游,获取干净的水源。

在炎炎烈日的照射下,46岁的哈希里亚需要沿着浑浊的曼达尔河((Mandar River))游1小时到达目的地,游程长达4千米。

哈希里亚和其他的水源收集者每收集一桶水,就可以得到500卢比(约合人民币0.25元)的报酬,若完成全部装载量就可以获得7美元(约合人民币44元),这个工作对苏拉威西省蒂南邦的5800个家庭至关重要。

3月22日是世界水日,联合国发起了一项倡议,要求重点关注“以自然为基础的”解决全球饮用水问题的解决方案。

在蒂南邦就面临着这样一个挑战,这里的居民可以得到的干净的水资源十分有限,因为干净的水资源集中在偏远的渔村,为此他们已经抱怨了许多年。哈斯瑞亚(Hasria)表示:“我们不得不在上游收集水来饮用或者做饭。”她还补充道:“村子里的水只能用来洗澡和洗衣服。”

印度尼西亚的其他公共社区也在与类似的挑战作斗争,比如无数的环境问题和因浑浊的芝塔龙河而获得的不光彩的名声,这条河流入雅加达附近的大海。10年前,世界银行宣布芝塔龙河是世界上污染最严重的河流。(实习编译:刘师妍审稿:田瑞哲)

【编译/观察者网 徐乾昂】担心“中国技术威胁”,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上周喊停“博通(Broadcom)收购( Qualcomm)”的交易。这事传到小伙伴英国的耳中,他们格外上心:在科技领域的博弈,中国如今势头正猛,特朗普你能不能有点远见?

这还是经常不放过任何中国“黑料”的《经济学人》,在当地时间3月17日发表的“封面故事”。

以《问鼎科技领域之战》为题,英国人指出,中美之间的技术差距越来越小,有些地方还被中国超越;文章拿“收购案”为例,向特朗普发出警告:不要计较微利,要顾全大局。

《经济学人》封面《经济学人》封面

巅峰之战,中国优势逐步成型

文章开头直接将睡梦中的美国人拍醒:“如今世界科技领域的格局,已经不是美国动脑、中国出力拉!”美国必须重新审视现在中国人的优势在哪儿。

《经济学人》终于明白,“珠江三角洲不再只是一个组装手机的地方”。一边是“每况愈下”、“自身难保”的,另一边则是市值加起来已经超过1万亿美元的、。这让他们成功挤进科技领域所谓的“六人众”里。

图自经济学人 下同图自经济学人 下同

不仅如此,中国企业在海外的“扩张”很受关注。中国移动通讯终端企业传音控股,已在2017年超过韩国三星,以40%的市场占有率,笑看整个非洲市场。印度第三方支付电子商务公司Paytem,背后就有阿里巴巴的资金支持;去年,腾讯的领投,让印度尼西亚出行软件巨头Go-Jek获12亿美元融资。

这几家企业风光无限,背后是、、跳动科技等中国企业的虎视眈眈,“期待出头之日”。《经济学人》认为,这样高强度的竞争模式,拉近了中美之间的差距。

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人工智能AI科研人员最密集的国家之一。中国有460万刚刚毕业于科工专业的研究生,人口只有中国四分之一的美国,在这个数据上与中国相比,只有其八分之一的量。

此外,这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多,中国有8亿网民。这对于人工智能、大数据来说,中国简直是坐拥在数据宝库之上。中国近几年在云技术上“爆炸式”的发展,也是得力于此。华为据中国贵士移动数据公司(QuestMoblie)指出,中国目前的入网终端设备,是美国的三倍。

图自亚欧集团(Eurasia Group)图自亚欧集团(Eurasia Group)

最后,世界超级计算机500强排名中,中国占据其中202席(35.4%),目前排世界第二;美国的143套机组,只占了29.6%,连前三都没有进。此外,尽管很多中国的超级计算机用的是美国制造的芯片组,但现在不乏有“神威·太湖之光”这种“真·国产货”。《经济学人》写道,这不仅仅是技术过硬,还凸显中国决心。

神威·太湖之光”超级计算机(来源:视觉中国)神威·太湖之光”超级计算机(来源:视觉中国)

上述这些,和“买卖电视机、玩具”有着天壤之别。中国领悟到了科技领域竞争的核心,即信息技术的把控——这也是从制造业、物流(甚至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系统)日后能否突飞猛进的基础。一国想要在科技领域称霸,必须拥有强大的政府支持,在这点上,中国现行的管理机制,优于特朗普的美国。

美国“计较微利而无视大局”

报道称,中国政府将“企业”、“消费者”、“政策”三者有机结合。华盛顿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(CSIS)管这个叫“健全治理(robust governance)”,实际上和美国著名技术哲学家芬伯格教授(Andrew Feenberg)提出的“技术体系(technosystem)”概念类似。说得通俗点,就是中国找到了“技术”、“市场”、“管理”之间的平衡点。

芬伯格教授和他的著作 图自亚马逊芬伯格教授和他的著作 图自

为了说服小伙伴,《经济学人》接连抛出这两个生僻的概念,目的并不是向美国重申“技术”和“市场”的重要性,而是告诉特朗普,中国的优势恰恰在“管理”。

中国政府用一双“隐形的手”自上而下扶持着科技科技领域的飞速发展。中国曾宣布要“引领高速铁路(HSR)技术”,如今已拥有世界60%的HSR市场;中国在2014年呼吁万众创新,截止2017年,中国企业孵化器数从1400(2014)飙升到8000个。

“复兴号”高铁在北京南站 @视觉中国“复兴号”高铁在北京南站 @视觉中国

文章写道,就此来看,“中国制造2025”、《“十三五”国家信息化规划》等政策、计划,想要实现也只是时间问题。

然而美国2015年研发费用占政府支出的0.6%,这是1964年数据的三分之一;特朗普2019年的财政预算已出,他要在2028年之前削减42.3%的非国防弹性预算——这恰恰是科研领域的经费来源。

将技术发展的重任交付给私企们,美国政府却在近年来,以“国家安全”为由,接二连三地叫停企业的并购、收购计划。就拿“博通收购高通”一事来说,经济学人表示惋惜:“两家企业的构成和中国一点关系也没有(观察者网注:实则与华为有少量业务重合),却强行咬定其中有中国威胁的成分”。究其原因,正如华尔街日报此前的评论所述:美国政府担心博通在收购后高通后,会往研发领域投入更少的钱,从而不仅让中国占据技术上的先手,还会造成美国运营商“被迫使用华为设备”的局面。

博通华裔美籍CEO陈福阳此前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共同出席新闻发布会 图自商业内幕博通华裔美籍CEO陈福阳此前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共同出席新闻发布会 图自商业内幕

对此,《经济学人》表示,这是特朗普的将“中国威胁论”,笼统并入“保护主义”的体现。若要“遏制中国的发展”,美国需要的有一个全局观的判定,而不是简单“膝跳反应式”的接招;目前的特朗普,有点“目光短浅”的表现,在和中国的抗衡中,有点“计较微利而无视大局”。

总的来说,中国的技术系统更紧凑、更有协调性、更有政府导向性。这套管理体系也获得别的国家的追捧,例如越南的《网络安全法》草案、新加坡国会在今年2月通过的 《网络安全法案》等,均效仿了中方的管理体系。

新加坡这条法案从去年7月提起,刊登报纸头条征集民众意见 图自海峡时报新加坡这条法案从去年7月提起,刊登报纸头条征集民众意见 图自海峡时报

“科技冷战”行不通,要走“硅谷模式”?

“批评”完后,《经济学人》给美国上起历史课。上世纪50至60年代,为与苏联的俄抗衡,加之对日本技术升级的畏惧,美国政府介入了资源自由分配的原则——往教育、科研、工程领域注入大量的资金。“这和现在的情景差不多”,但经济学人表示,“只不过现在的中国,是当时两股力量扭在一起的两倍之多。”

美国在上世纪60年代提出的登月计划 图自维基百科美国在上世纪60年代提出的登月计划 图自维基百科

这并不是暗示美国要和中国开启“技术竞争”。全球最大的政治风险咨询公司欧亚集团主席伊恩·布雷默(Ian Bremmer)警告:由地缘政治而造成的两极分化,加之两国分别拥有庞大的技术贮备,这很可能会造成“科技冷战”的局面,在产品、准则、规范、技术标准上互相施压制衡。

《经济学人》认为这种情况不会发生,因为在和中国技术系统的对峙中,美国并没有这个条件去模仿中国模式。所以,英国人给美国开出最终的药方:遵循“硅谷模式”,即更加对外国人才的流入更加开放包容。

文章总结道,虽然这场科技领域的巅峰对决中,一些美国企业必然会输,但华盛顿必须把握好自身的优势,和日本、欧洲抱团,才能力争在和中国的竞争中,把中国甩在身后。

围绕科技领域角逐的话题,这已经不是《经济学人》第一次为美国操心。这份以“诋毁中国”出名的英国著名政经周刊,在今年2月发表了文章,根据十项指标在中美两国科技产业之间作了一次全面比较,对美国既是一记当头棒喝。在3月初,《经济学人》再以“人工智能”为话题,称在AI皇冠上钻石的比赛中,中国与美国的差距将越来越小。

面对这次“特朗普阻止博通收购高通”的事情,观察者网专栏文章指出,“本次收购给中国最大的启示就是,如果把中国产业升级的希望寄托在从美国收购先进技术,很可能会竹篮打水一场空。另外,美国官员和媒体习惯性把锅甩给中国的做法也值得我们警惕,这背后这恐怕有更多的政治因素在里面,毕竟把中国作为威胁,非常符合当下美国的政治正确。